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延坪海戰》把孩子帶回家

2002年是讓韓國人最憤恨不平的一年。

那年6月29日是世界盃足球季軍賽的日子,由主場韓國對戰土耳其,無論賽果如何,亦是大韓民國在世界盃歷史上取得的最佳成績。正當舉國歡騰的時候,來自北方朝鮮人民海軍的兩艘警備艇突然衝擊北方分界線,並集中炮擊南韓海軍「虎頭海雕357號」高速艇的駕駛室,不幸導致艇長尹永夏少校在內的多位軍官當場死亡,而射控系統亦被摧毁,船艇立刻失去戰鬥能力,隨後附近的韓國炮艇趕來增援,南北韓雙方激戰,最終朝鮮警備艇退回北方界線。

《延坪海戰》圍繞艇長尹永夏少校(金武烈 飾)、掌舵長韓相國中士(晉久 飾)和醫務兵朴東赫兵長(李玹雨 飾)來說故事。尹永夏是新來的艇長,負責指揮整艘船艇,由於他處事態度嚴肅,常常因士兵做了瑣碎的錯事而處罰他們,在初時與士兵們的關係不佳,但他的態度卻幫助了士兵們在延坪海戰中的表現。韓相國是船艇的掌舵長,負責操控船隻,是隊員們的「爸爸」,在海戰中奮死操控船隻,為了救活船艇,帶領孩子們回家,被敵人的炮火擊中亦視若無睹,手不離舵。朴東赫是船艇的新兵,船艇中最年輕的少年,負責軍隊的醫療事務,海戰中竭盡全力為受傷的士兵止血療傷,看到兄弟死的死、傷的傷,最終因憤恨走向機槍向北韓船艇開火,不幸自己亦中槍,留醫後死亡。

視隊員如親身兄弟

軍隊的生活有助士兵們的感情培養,對於日後戰鬥起了重大的幫助。電影中,隊員們在深夜偷偷煮花蟹拉麵,因火光很容易被敵人發現,故此大家一起被艇長處罰做掌上壓,但他們是心裹仍是樂滋滋的。士兵們又會一起擠在一個狹小的船倉看世界盃球賽,為大韓民國足球隊加油,一起呼喊,一起露齒而笑。還有一幕說出醫療兵朴東赫帶著韓相國到媽媽的食店為她慶祝生日,因為他視相國為哥哥,想讓媽媽認識軍隊中的朋友。這種感情培養對於作戰非常有利,一來隊員間能培養一種默契,二來能使士兵們全心全意為對方付出,因他們會視對方為親生兄弟,假如敵人來襲,必定會誓死保護「家人」。

恐懼與戰鬥力

參與延坪海戰的將士們都是二十多歲的少年,這是他們第一次真正實彈對抗敵人。朝鮮軍突襲的一刻,他們心裹既不知所惜,又感到害怕,有些更躲避起來。艇長尹永夏受炮擊導致重傷,但仍繼續指揮至死亡的一刻,眾士們流著血、含著淚完成艇長指派的任務。他們奮死一戰的動力很大可能是源自他們的恐懼,害怕失去兄弟,古語有云「兄弟如手足」,眼見兄弟被朝鮮軍的炮火蹂躪,血流不停,肉體的疼痛亦不及心底裹的痛,因此心中起了死拼的決心,為的是保護兄弟,同時亦是為兄弟們報仇雪恨,醫療兵朴東赫亦走近機關槍,向朝鮮軍開火迎擊,抒發心裹的疼痛。

↑延坪海戰中,韓國海軍陣亡的六將士
  1. 尹永夏(韓文:윤영하),陣亡時 28 歲,高速艇艇長,原為大尉,後追晉少校。
  2. 韓相國(韓文:한상국),陣亡時 29 歲,高速艇掌舵長,原為下士,後追晉中士。
  3. 趙天衡(韓文:조천형),陣亡時 26 歲,高速艇的海軍下士,後追晉中士。
  4. 徐厚元(韓文:서후원),陣亡時 22 歲,高速艇的海軍下士,後追晉中士。
  5. 黃道賢(韓文:황도현),陣亡時 21 歲,高速艇的海軍下士,後追晉中士。
  6. 朴東赫(韓文:박동혁),陣亡時 20 歲,高速艇的海軍醫護兵,原為上兵,後追晉兵長。
第二次延坪海戰,南韓慘勝,六位年輕勇士因此而斷送了生命,亦有十八名士兵受傷。

↑南韓海軍「虎頭海雕357號」高速艇
↑士兵們向艇長尹永夏少校敬禮
↑一起看世界盃足球賽,一起為大韓民國足球隊加油
醫療兵朴東赫為母親慶祝生日
韓國軍的射控系統被摧毁
↑炮擊後操控室的狀況
醫療兵朴東赫為死去的兄弟吶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