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邊境踩單車探秘 の 尖鼻咀篇

↑尖鼻咀單車路線(可在朗屏或天水圍西鐵站集合)

尖鼻咀位於新界西北,與深圳福田僅相隔四公里,兩地之間由后海灣分隔著。在五十年代至香港主權移交前,大量中國人冒著極大的生命安全偷渡來港,其中一條路線是由深圳蛇口游過后海灣,順利的話,一個多小時便會到達元朗,不幸的話,或會遭受到邊境士兵開槍射殺,抑或是受到鯊魚襲擊,亦有偷渡者因力氣不繼,遇溺死亡。

提及邊境,有多人都會說到一些口岸名稱,例如羅湖和落馬洲,而這次介紹的邊境亦值得大家踩單車探索一下,這就是尖鼻咀。接下來,便會說說這條路線會經過甚麼的景點:

↑豐樂圍
豐樂圍

當踩到淡藍色房屋的道路上,亦即表示已到達豐樂圍魚塘。人們常說,香港以前是一個漁港,漁民會在水邊建房屋以便捕魚,例如大澳棚屋。時至今日,這類型的房屋買少見少,相片中兩座建築物亦是筆者早前踩單車環香港時見過最大型的水上房屋。

以前,豐樂圍漁民會在冬天時把魚塘內的池水抽乾以收魚,剩下不作販賣用途的魚蝦會剩留在塘底,成為米埔遷移性水鳥過冬的即時食糧。但是,由於很多魚塘缺乏積極的管理,例如缺乏抽乾魚塘池水的工作,減低了當地整體的生態價值。

↑邊境路 / 相片:Pfigaron
邊境路

離開豐樂圍便會踩入石屎路,此條路的名稱是邊境路,沿路是香港西北的邊境。邊境路上裝有照明燈、哨崗、帶有鐵絲的網牆、已荒廢的房屋等。據筆者估計,沿路的設施都是用作協助執行反偷渡任務。

沿邊境路踩便會發現海邊有一片紅森林,那裏散佈著一點點白色的移動物體,只要細心觀察,便會發現他們是途經的候鳥,有些在紅樹林上歇息,有些則在泥灘上尋找食物,這些的生物都可能會在路途上「米埔內后海灣拉姆薩爾濕地」資料板上找到。

↑基圍蝦閘 / 相片:eTVonline.tv
基圍蝦閘

「基圍蝦」這個名稱大家或會聽過,但知道它是甚麼的人卻很少。基圍蝦是指利用「基圍」養殖的河口蝦,其味道鮮美,經濟價值亦較高。除了這裏,南生圍的圍字亦就是基圍的意思,因早期南生圍村民主要在該地飼養基圍蝦。

由於濕地的環境適宜養殖基圍蝦,人們普遍利用基圍進行養殖。傳統基圍養殖方式是漁民利用潮漲時把基圍水閘打開,待潮水將蝦苗收入基圍後,再關閉水閘。不過,由於現時不少養殖基圍蝦池已經荒廢,水閘已變成遺跡。

↑尖鼻咀警崗 / 相片:香港地方
尖鼻咀警崗

尖鼻咀擁有一座嶄新的警崗,警崗內的警員身穿深藍色的制服,外形似機場特警,但實際是水警,駐守的警員會在附近一帶執行監視和反偷渡任務,亦會為路過遊人提供協助,筆者踩單車環香港時得到警員的同意入內斟水,在這裏亦要再次感謝他們。真正在偷渡潮期間起作用的是一九六二年啟用的流浮山警署(尖鼻咀西南面),警署的天台設有用作反偷渡之用的瞭望台,而當時被逮捕的偷渡客就是被帶到警署的羈留室。由於「香港偷渡潮」已經成為歷史,流浮山警署不再熱鬧起來,在二零零二年,流浮山警署與天水圍警署合併後便停止使用。

↑尖鼻咀有機農莊 / 相片:U Travel
尖鼻咀有機農莊

香港有不少的有機農場,每個農場所種植的蔬果可能不同,位於深灣路的有機農莊夏天種有紅肉火龍果和西瓜,冬天種有番茄和不同的綠葉蔬菜,而且全年都有香水檸檬,此外還種有粟米,遊客可以即場摘取和購買農莊的農作物。尖鼻咀有機農莊除了有不同的農作物外,它最大的特點是它獨有的蒙古包和已經退役的小火車及路軌,現時不知道還可否運行,雖然設備有點陳舊,但勝在仍留下了點點歲月痕跡。要入內參觀的單車友需要注意,農場不准單車進入,要參觀前可以把單車泊在門前。

↑沙橋蠔排 / 相片:香港濕地公園
沙橋村蠔田

若要談及哪裏的蠔最出名?很多人都會談及到流浮山。位於流浮山的沙橋村曾經盛產蠔,自上世紀二十年代便有人在沙橋一帶養蠔,據說沙橋在最高峰時曾經有過千個村民,隨著養蠔業日漸式微,現時的人口已大幅減少。現時的村民在每年天后誕當日會前往元朗屏山鄉鯉魚山天后廟賀誕,亦會舉辦盆菜宴和神物競投這類傳統活動。踩到沙橋村遊覽,你會發現昔日的蠔田經已變成佈布蠔殼的濕地,近岸的沼澤泥地亦會有很多細小的彈塗魚和各種各類的蟹。

↑流浮山街市 / 相片:維基百科
流浮山街市

香港有不少食海鮮的推介之處,比如說西貢、鯉魚門、香港仔等,而流浮山亦是其中一個常常被提到的地方。流浮山以出產海鮮聞名,尤其是蠔,街市有曬乾了的蠔和流浮山特產蠔油出售,兩旁的海鮮餐廳林立,它們的門口都養著形形色色的活海鮮,供遊客即場挑選烹調。

流浮山街市對於單車友來說是一個補給站,有不同的小食和飲料售賣。由於此地北上尖鼻咀,南下下白泥,東往天水圍,亦可以說是通往其他單車熱點的一個中途站。



香港六零至八零年代的入境政策
  • ↑熱門偷渡路線
    路線一:游過深圳后海灣
    路線二:游過深圳大鵬灣
    路線三:攀過梧桐山  
    1962年4月:港英政府除增派軍警駐守邊防,堵截偷渡客外,就沒有宣佈其他打擊偷渡的政策。偷渡客只要找到香港親戚投靠、有工作做,就可以申請居民證,成為香港居民。
  • 1974年11月:實施抵壘政策:若偷渡客成功抵達市區(即界限街以南),並尋得親戚,便可去到當時金鐘的登記處登記香港身份證;若於邊境範圍被執法人員截獲,將被遣返。
  • 1980年10月23日:宣佈實行即捕即解政策:若當日之前已經到港的偷渡客,可於三天寬限期內,登記領取香港身分證。當日之後如有發現,會立即遣返。
資料擷取自《大學線月刊》上一代的偷渡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