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調景嶺後山的秘密:發哥都讀反共學校?

對於新一代來說,調景嶺是一個擁有學校和購物商場的住宅區,而對於我來說,調景嶺是一個孕育著反共種子的荒野,調景嶺曾經受人鄙視,但卻能蜚聲國際。對於迎一代來說,將軍澳是一個由不同商場天橋相互連接而成的新市鎮,而對於我來說,將軍澳是一個以前和同學仔一起渡過整個暑期的海灣。

人人眼中的豬乸山

↑調景嶺兒童
還是一顆精子在尋找載體的時候,我爸媽從摩星嶺被搬遷到調景嶺,那時我在媽媽肚中安靜地待著,長輩們則在調景嶺這荒地一手一腳建立起我們的家園,有時蔡伯和柯叔更會為了爭奪一根木、一塊石而打架,媽媽說這是調景嶺難民的生存法則,有了這些建築材料,就能建立我們的家,不再怕好天曬、落雨淋,保護我這個小寶貝。

我這個百厭星也急不及待從黑洞中鑽出來,看看父母輩所建立的新世界。還記得鬧著出來的時候,有個漂亮的外藉 Sister 為我接生,那時第一次看到媽媽的樣子,第一次聽到爸爸慈祥的在呼喚我,嗅到新鮮的空氣味道,那時我又害怕又高興,淚水也不禁地湧出來。

成長路上,有很多年齡和我差不多的朋友和我一起玩耍,我們最喜愛大坪這個地方,因為大坪是第一個有韆鞦的地方。那時,大家心裡都很想衝上去打韆鞦,但大家都你推我讓,害怕在大家面前出洋相,害怕從韆鞦上墮下。除了韆鞦,我們也喜歡瀡滑梯和氹氹轉,這些都是半下流社會的小娛樂,但我們卻玩的很開心,而且亦培養了我們兄弟姊妹間的情誼結。夏天的時候,我們更會相約在海灣釣魚和捉蟹,運氣好的時候便能為家中提供一頓晚飯。

住在調景嶺的老爸老媽感情非常要好,媽媽經常都接受爸爸深深付出的愛,在水乳交融之下,我的弟弟妹妹便一個一個誕生。在調景嶺,生夠半打是很平常的事,有的家庭更會有十多個孩子,所以住在調景嶺的小朋友從不孤獨,大家一齊讀書,一齊嬉戲。不像現時的社會,大家可能需要用半年甚至更多的時候才認識到整層的街坊鄰里,但住在調景嶺的一天便差不多知道住所有街坊的名字。

發哥都讀反共學校?

小學時,發哥是我的老死,我倆同讀極右派思想的鳴遠小學。發哥本身並非調景嶺的居民,他是寄宿生,寄宿在寶叔陳寶善(陳玉蓮父親)家中。發哥以前就讀極左派思想的勞工子弟民權學校,每天都會被老師迫唱《東方紅》,那是一首讚揚毛澤東的歌曲。來到調景嶺後,我教他唱《三民主義》,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那時,我們也是當一首歌曲唱出來,也沒有甚麼反共的思想,進來學校主要都是讀書和跟朋友玩耍。

↑周潤發於鳴遠小學時的學生證及於慕德小學拍攝的相片
周潤發.男.11歲.廣東寶安.四年級A
發哥入學時也遇到一些趣事,鳴遠小學具有天主教背景,而發哥媽媽填表入學時填寫「佛教」。那時,神父在分餅仔,發哥看見其他的同學仔都能獲分餅仔,於是他又出去整件先。
神父:「你係唔係天主教?」
發哥:「佛教」
神父:「冇問題呀,你今晚喺度跪一晚,念《聖母經》」
不知是神父想考驗發哥,還是想戲弄發哥,發哥便這樣拿著書直到天光,第一次在教堂便要唏噓地渡過。

香港反共學校

依創辦日期順序於調景嶺成立的四所中學分別為基督教背景的信義中學(今港澳信義會慕德中學前身)、天主教背景的鳴遠中學(今天主教鳴遠中學前身)、受中華救助總會補助的調景嶺中學(今景嶺書院前身)和廣東同鄉會的逸仙中學。



中文名稱香港調景嶺中學景嶺書院
英文名稱Hong Kong Rennie's Mill Middle SchoolKing Ling College
顏色象徵
依次序代表青天白日滿地紅
紅色代表熱誠、白色代表純樸、藍色代表堅毅
梅花象徵中國民國國花堅韌和大無畏精神
創校宗旨首在培養反共復國人才,維護與發揚中華文化,期能團結僑胞完成復國大業為香港社會提供優質教育服務、培養優秀人才


中學時,我於調景嶺中學(下稱嶺中)讀書,亦即是大家認識的景嶺書院的前身。我身邊大部份的同學並非調景嶺的居民,他們都是從香港其他地區而來的寄宿生。嶺中具有濃厚的政治味道,志在培養我們的反共意識,時過境遷,景嶺書院的辦學宗旨經已改變,除掉了原有的政治色彩。調景嶺的學校都是根據中華民國的教育制度計劃和籌辦,我們亦是少數能在英女皇政權下使用國語授課的學校(英文科除外)。此外,我們還有一堂特別的課堂,這是我們嶺中獨有的、引以自豪的--三民主義(稱為公民)。老師們很著重國語教學,就單科比重而言,文史兩科目的學習時數可謂居高不下,佔初中課程總數的三分之一,而公民亦納入國文科範疇。

↑香港調景嶺中學校舍,學校建築物寫有「莊敬自強」四字
↑調景嶺中學學生合照
我弟弟讀信義中學,本來以為基督教學校應該沒有甚麼的政治色彩,不謀而合的是調景嶺的學校都是以唱歌來喚醒大家反共抗俄、力撐臺灣的意識。信義中學的校長每天都會帶領學生唱歌,第一首是教會的《彼此相愛》,而第二首是當時非常流行的《反攻大陸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陸去
大陸是我們的國土,大陸是我們的疆域
我們的國土,我們的疆域
不能讓毛賊盡著盤據,不能讓俄寇盡著欺侮
我們要反攻回去,我們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反攻回去
把大陸收復,把大陸收復


↑慕德中學(即信義中學、今港澳信義會慕德中學前身)
和很多在調景嶺長大的朋友一樣,我都曾經在學校升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以及唱國歌,尤其在雙十節的時候,我和同學們會將國旗插滿山頭,有的會纏繞綑綁在學校的鐵欄上,有的會插在山頭的碉堡上,而我最愛的就是赤裸上身和同學一起手持國旗在山頭上奔跑。雙十節是我們調景嶺的大日子,大家都興高采烈地慶祝。這日,學校會停課一日以動員學生參加慶典,有的學校會舉辦各種競賽以慶祝雙十節。

↑雙十字期間,學生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山頭上奔跑

我在中學時的成續尚可,當時救總每年會保送約四十名成績優異的畢業生到臺灣讀書,期間所需的學費和生活費均會由救總支付,而且救總還會安排船票和發放港幣二百元的零用錢,當時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小數目,這對有意繼續升學的朋友來說是個黃金機會,因為當時香港只有香港大學,考上大學並不是易事,縱使本身有天份,但欠缺運氣都會失去大學面試的入場券,而且大學學費昂貴,香港大學對於調景嶺人來說只是一場白日夢。在救總的支持下,數十年期間,已有數千個學生曾到臺灣求學。

↑鳴遠中學(今天主教鳴遠中學前身)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時,我們的校長將調景嶺上最後一面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操場上含淚降下來。這一切其實都是香港政府的計劃,務求在九七回歸前完成清拆調景嶺,於是以城市規劃為由清拆調景嶺,但實際上並沒有如此的急切性。結果,我們的學校、我們的小店、我們的木屋一一成為歷史,現時更無跡可尋。

1 則留言:

  1. 你好,我在1986年就讀慕德小學一年班,但網上極少找到有關慕德小學的資料。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