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6日 星期日

到底吊頸嶺(調景嶺)有冇人吊過頸?

那日,我堅決尋死……

而我的故事亦很快在吊頸嶺傳播開去,對於我的死,坊間有著不同的版本:
  • 在自己的麵粉廠上吊身亡(主流版本);
  • 在調景嶺的碉堡上吊身亡(香港電台紀錄片版本);
  • 在鯉魚門跳海自殺(次主流版本);
  • 在樹上上吊不死,但樹枝截斷引致墜海身亡(司徒法正版本);
  • 其他(你的版本?)
就快到七月十四,我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希望路過的你能夠來到跑馬地墳場為我送上鮮花,衷心感激!

↑位於跑馬地墳場的倫尼之墓
Albert Herbert Rennie, 1857.11.17-1908.04.14

↑Alfred Herbert Rennie
我叫倫尼(Alfred Herbert Rennie),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一個名門望族出生,並在緬尼吐巴省長大,緬尼吐巴是一個以農業和畜牧業為主的省份,當地出產的小麥和磨製麵粉都非常出名。1885年,我當時是省總督 John Norquay 的秘書,我獲派到香港擔任外交工作,不過我骨子裏其實很想當一個商人。1890年,我來到香港,當時的香港隸屬英國管治,住在香港的洋人都很喜歡的吃麵包,而且當地華人又開始嘗試吃麵包,因此對於麵粉的需求量一定會竄升,我相信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在赴港上任前,我說服緬尼吐巴省一間麵粉商讓我將麵粉推銷到中國,讓我作為該麵粉商駐香港的代理,推銷波特蘭麵粉。由於我是香港的開荒牛,工作初期非常繁忙,於是在來港第五年我辭去公職,一心一意經營麵粉廠。

初時,我游說香港不同洋商加入,包括摩地和遮打,最後成功集資一百萬元港幣,在新九龍照鏡灣海邊開設一間頗有規模的麵粉廠,而廠房的技術亦是當時最先進的。麵粉廠主要由加工房和倉庫組成,並命名為 Junk Bay Flour Mills,而我的公司即命名為 The Hongkong Milling Company,後來大家都稱我們的麵粉廠做 Rennie's Mills(倫尼磨坊)。當時的調景嶺還是個荒地,交通非常不便,只能從九龍長途跋涉越過高嶺來到,又或者經水路前來,於是我們在麵粉廠旁邊添置工人宿舍,為工友們提供住宿,並且騁用保安隊伍保護麵粉廠,而麵粉廠旁邊亦有我們所建設的碼頭。

↑位於調景嶺海邊的倫尼麵粉廠
除了交通問題外,另外一個困難就是這裏沒有淡水,於是我在山上築起堤壩以攔截三道山溪,滙聚成一個蓄水池,人稱「大牛湖」,並築起水道引來新鮮的溪水至麵粉廠。住在附近的頑孩經常偷偷來我的蓄水池嬉水,當中有些不諳水性,間唔中便會有溺斃的事件,有見及此,後人稱這個湖為「猛鬼湖」以作警惕。

我們的小麥主要由加拿大直接入口,送到來麵粉廠後再作後期加工,將小麥磨成粉,然後包裝儲存。可是我生不逢時,適逢國際小麥價格急瀉,且航運費用波動,我的麵粉廠錄得嚴重虧蝕,而中國的買家亦忠於另外一個競爭品牌--威爾科克斯,因此麵粉的銷售速度亦非常緩慢。曾經有一櫃印度小麥混有象鼻蟲,牠們牢牢地扣在小麥上,根本很難將牠們完全清除,而且牠們又會在植物體內產卵,我也拿牠們沒辦法。眼見麵粉廠的生意一落千丈,我發表一份虛假的財務報告,顯示麵粉廠錄得巨額盈餘,但我的朋友不是傻的,他們對這份報告都有懷疑。麵粉廠經營不到兩年便結業收場,我對不起我的朋友,我不知道怎樣向他們交代,縱使他們能夠原諒我,我的心還是很痛,生不如死。

1908年4月14日,我乘著遊艇加拿大號出海,我向著老婆在山頂的住所揮舞手帕,然後在離岸約三浬的位置,我用一根繩綁上一個的箱子,而在繩的另一端則繫著自己的頸部,自沉於海中,當時的箱子仍是半浮半沉,船夫亦向我拋出救生圈,但我將它踢開。遊艇的副船長看到我不尋常的舉動,立即跳入海中拯救我,但我已經無生存的動力和念頭,於是我用力推開他,就這樣相持了五分鐘。最後,副船長還是把我的身體從海上帶上船,但這是我經已氣盡身亡。當我死後,政府官員曾經替我驗屍。而我的死亦成為當時的一則新聞,4月29日《香港日報》更有報導我的死因研究庭報告。

由於當地蜑家漁民口中的「照鏡灣」發音與粵語的「吊頸嶺」相似,恰巧我自殺的時候頸上亦繫著繩子,因此大家便誤以為我是上吊自殺身亡,並且稱這地為「吊頸嶺」。後來,政府將國民黨的一群士兵將領和家眷遷到這裏,由於他們當時戰敗,「吊頸」一詞仿如要為他們送終,加上吊調嶺四處都是坑口先民的墳墓,因此對他們心理上的打擊極大,隨即社會局救濟署署長李孑農取「吊頸嶺」的諧音,改稱為「調景嶺」,有「調整景況」之涵意。

↑在靈實醫院和茅湖仔村之間的路牌仍可看到調景嶺的英文舊稱--Rennie's Mill
香港主權移交後,調景嶺的英語名稱才由 Rennie's Mill 改為 Tiu Keng Leng
對比1929年軍用地圖和 Google 地圖,可知倫尼麵粉廠大約位於現今彩明苑的位置,不過隨著時代巨輪的推進,昔日的麵粉廠已無跡可尋。香港淪陷時期前,麵粉廠仍然被懸空,直到日軍佔領,該處才被用作地區指揮部,並且在該處嚴刑拷問犯人(例如走私客)。

↑Rennie's Flour Mills 位置
↑Rennie's Flour Mills 位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