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1日 星期五

從不知天高地厚

過往的我並不知道為什麼人們喜歡行山,更驚訝為甚麼行山也可當作運動。直到最近我登上茅湖仔山,飽覽將軍澳景色,我的心態也開始改變。

登茅湖仔山是一項非常講求腳骨力的活動,山坡斜度高而且樓梯少,在寧靜的道路上,旁邊的叢林亦常常發出枝葉被擦過的聲音,我曾擔心會否是野豬或猴子在活動,直到看到鳥影才定下心來。我緩緩而行,身體亦慢慢地在寒風中熱起來,而且也開始喘氣。我詫異為甚麼我的身體這麼差,平日我在大街小巷上步行半小時也不會喘氣。

當到達茅湖仔村村口,我從那裡旁邊的一塊地欣賞將軍澳的景色,那層次井然的樓宇被高高的山脈圍繞著,新建的單車館像是個皇冠被放置在眾樓宇中間,我也看到我房間的窗口,那個畫面就像將整個將軍澳放進一個大碗內,而我則站在碗邊上看。從山上看到的市區景與在飛機或纜車上看到的截然不同,在山上欣賞可以置身感受到景色的震撼,亦可慢慢欣賞這幅美麗圖畫上的每點小像素,我不但感受到急速的城市在我眼中停下來,而且心情也放鬆了。

我喜歡行山,喜歡那種從高處俯看我們熟悉的地方的感覺,喜歡用另外一個角度去闡釋這個地方,喜歡讓自己的身心靈得到放鬆。

本文曾於2014年1月28日刊登於《明報》副刊自由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