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揮之不去的記憶

「朋友,記得那你共你初初見面……」畢業禮上,一群可愛的同學以優美的聲線唱出離別的歌曲,這情景確實使人懷念。

記得中四那年,我們整班同學決定參加由學生會舉辦的新秀比賽時,我心中帶著無比的興奮,這是我們整班中四最後一個一起參與的活動。當時,班會副主席希望在比賽中加入跳繩的部份,我想也沒有想,便一口答應了。

大約在比賽前兩星期,我還未找齊人作跳繩表演。當晚,我一手拿起電話,一手拿起電話簿,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名字,按下電話上的數字鍵,希望能夠湊夠隊人作表演。那時,有很多的同學都拒絕了,他們的原因都是不懂得跳繩,這沒有使我放棄,我繼續撥電話,最終成功找到一群同學來跳繩,他們分別是吳文情、劉廣威、麥振嘉、麥子峰和石柏文。

第二天,我們便一起相約在彩明苑內一個天台的羽毛球場練習。他們有些來自大埔仔村、有些來自厚德邨,在五湖四海中,他們都能夠來到彩明苑練習,的確給了我很大的鼓舞,但是我卻甚麼都未準備好,表演歌曲、花式內容、次序排列、隊員的走位等等都未開始準備。於是,我便先教了他們的一些簡單的花式,希望他們能夠一起做得齊整,我也未盡到自己的責任。

還餘下大約一星期多便是比賽,那時我們都未準備好,於是我瀏覽著網頁,看著別人的跳繩影片,從中學習,希望我們整隊隊員能夠先排好整個過程,但是網上的影片中的花式也是較難,在這方面,我的確要花點心思,想一想。最終,我先選擇歌曲,這首歌曲為花兒樂隊的《洗唰唰》,因為歌曲節奏較快,而且拍子較容易掌握,因此便選出了。

最後一星期內,我們每天都相約在彩明苑的羽毛球場練習,他們的確給了很多的意見我。劉廣威不斷提議了花式和音樂的配合的建議給我,經過不斷的修改,不斷的嘗試,加上他們的努力,最終才能夠完成整個排練。

比賽當日,我們也未熟練,只是能夠依靠運氣。由於那時下著雨,我們便於學校的有蓋操場練習,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希望能夠做到最好。到達禮堂後,比賽也即將開始了,那兒的空調的確是吹得冷冷的,很多同學都穿上了羊毛衣。加上昏暗的燈光,使禮堂兩排的同學心中充滿無限的期待,他們喜笑顏開,有的說,有的笑。禮堂兩旁更站著歡欣的老師,有的安排同學入座,有的與同事談談天。司儀的入場白和笑話不但引來大家的歡笑聲,更使比賽的氣氛濃厚了不少。整個禮場的氣氛卻十分輕鬆,但我卻有點緊張。

由於我班是第二隊的參賽隊伍,當在第一隊表演完後,我們便登上窄狹的後台,過程中,同學們都說出了自己的心情,「緊張」這兩個字也成為後台經常聽到的詞語,經過班主任的鼓勵和支持,而且台上的隊伍經已表演完畢,我們團結一心地走上舞台,膽子被放出去,勇氣也被豁出去。首先,唱歌的同學和跳舞的同學先到達台上的台階,然後班主任范少華老師隱藏在他們的中間,我也留意不到她在位置。跳繩的同學便擺好陣形後,預備比賽的開始。

台上紅紅的烈布被拉開後,也象徵著我班的表達要開始了。首先,看著全校的觀察拍著手掌,我的心情也放鬆起來了。一開始的時候,是跳繩的部份,當音樂一起的時候,我和麥振嘉先做出雙人花式,把我們之前練習的發揮得最好,然後便是吳文情、劉廣威、麥振嘉和石柏文的團體同步花式,他們很努力地跳,我看到他們比之前每次的練習做得更好,猶如吃了藥物一樣發揮得超水準,可惜的是美中不足,劉廣威可能因為有點緊張,在差不多完結團體同步時,他和另外三人並不能同步完結,但也不太嚴重,只是小小的問題。之後的便時我們的組合花式,包括有大繩、彩虹繩和連鎖繩。大繩中,吳文情最能夠引起觀眾的回響,他跨過麥振嘉再進入大繩,其後也能夠順順利利地完成,最後觀眾們把自己的手掌也拍損了,這證明我們之前的努力是得到他們的認同,卻使我感到欣慰。

團體跳繩完結後,也就是我的個人表演,這也是在比賽前一天才開始練習,始終與一眾朋友跳團體繩也較愉快,因為我缺乏練習個人的表演,所以後半段的表現比較遜色,但最終都能夠完成。

最後便是唱歌和跳舞的部份,當中每個舞蹈同學和唱歌同學都用心用力,聲音明顯地比以前大聲了,跳舞也明顯比以前齊了。唱的是容祖兒的《隆重登場》,跳的是混合了很多舞步的舞,也發揮了他們的創意。比賽中途,班主任像彈弓一樣彈出來唱:「讓我清唱助興吧!」這也是整個比賽中,全校的同學一起尖叫、大叫的精彩片段。最後比賽完結了。

我們最終得到的是冠軍,冠軍也並不是太重要,拿不走的,沒有證書的,只是大家高高興興濟濟一堂地盡興。我得到的,是一群認真和不斷支持、幫助我的好朋友,這份友誼勝萬金,更比鑽石堅硬。

「驪歌經已在唱,令我心裡問句,幾多往事,變千百離愁……」這時,我才感覺到光陰荏苒,這些難忘的片段不知何時才可以再在學校播放。明年便是會考了,與朋友接觸的機會也變得愈來愈小,這也使我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每一分,每一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